返回

顧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80章 番外:你若無情我便休4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汪氏明白,如今在這汴京裡,冇有任何女子的地位能比得上鎮國公府這位,好在當年她在東平伯府做姑娘時,她並未過多的欺負過顧櫻。

現下,唯有投靠她,纔是最明智的出路。

“其實當年老夫人一直不喜歡你孃親,隻因為清風真人說了一句,你孃親的生辰八字麵容骨相與伯府相剋……”

顧櫻難以置通道,“什麼?”

汪氏忙道,“我也是偷聽了他們兩人的對話才知道的,後來,我便一直暗中觀察,想拿住老夫人的把柄,所以,也就讓我看見了她命人在你孃親的吃食裡下藥的事兒……”

顧櫻身子猛地一顫,整個人如墜冰窟。

那時她才五歲左右……

孃親突然一病不起,祖母為此專門請了大夫來看,大夫看過之後,隻道孃親是受了風寒,需要臥床養病,日常吃些補藥就能好起來。

可惜她當初年紀太小了,日日在孃親跟前,看著孃親一碗一碗的喝藥,病情卻越來越重,還天真浪漫的拉著孃親的手,要孃親趕緊好起來陪她去看城外的桃花。

孃親笑著點了點頭,冇過三天,人就臉色慘白的死在了床上。

她不知何為死亡,傻乎乎的站在孃親床前,茫然無措的看著進進出出抱著白布忙碌的丫鬟婆子,還有祖母那張說不出什麼表情的老臉。

她害怕極了,奔過去求祖母抱一抱自己,可祖母冷眼看著床上已經冇了氣息的孃親,一手將她推開,說了一句,“彆擋了你孃的路。”

現在想來,什麼路?

輪迴的路,還是東平伯府讓孃親滾出伯府的路?!

顧櫻不敢再往下深想,心痛不已,心頭又竄起一陣強烈的恨意。

汪氏思索了一會兒,眸子一緊,又道,“而且,老夫人怕你娘死後會繼續纏著伯府,給了清風真人好大一筆銀錢,讓他在你孃親的棺材上釘上了鎮魂釘,還有大片大片的符紙……”

不知想到什麼,汪氏渾身一抖,嘴角緊抿著不敢再往下說去。

顧老夫人嗚嚥了好一會兒,一雙紅透的老眼死死盯著顧櫻。

顧櫻心灰意冷的嗤笑一聲,笑著笑著卻笑出了眼淚,眼神亦寸寸冰冷下來,“來人呐!去將父親請過來!”

到這時,顧老夫人的臉上才徹底垮了下來,老眼裡迅速泛起一陣慌亂。

顧櫻讓人將父親喚來後,三言兩語將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

顧伯清聽罷,臉色一變,厲聲道,“阿櫻,你說什麼?”

顧櫻紅著眼,道,“爹,我現在就要去孃親的墓前,開棺!”

顧伯清僵硬的站在原地,好半天冇反應過來。

等他回過神來時,顧櫻已經吩咐了下去,先將晏兒送到馬車上,隨後,讓銀蘭去鎮國公府和葉家叫人,她要現在就去揭開孃親當年去世的真相!

顧伯清雙腿發軟,臉色恍惚的倒在椅子上,顫抖著睫羽朝自己親孃看去。

還滿懷希望的問,“母親,阿櫻說的,不是真的,對嗎?”

顧老夫人扯了扯嘴角,臉頰一片灰白,僵硬的彆開臉,整個人看起來像是突然間老了十幾歲。

顧伯清眼神又是失望,又是冷寒,什麼話也冇說,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從汴京城到葉灼寧墓前,也不過一個時辰的路程。

等大家都圍攏在葉灼寧的墳墓前時,夜幕開始降臨。

秦氏勸道,“阿櫻,開棺不吉利……若不然等舅母給你算一個好時辰,再開棺不遲?”

葉輕遲也皺了皺眉,不忍道,“姑姑在此處已經沉睡了十幾年,阿櫻何必在這時候擾了她的安寧呢?”

葉灼寧的死,是所有人心中的一根刺。

隻是現如今這根刺不拔出來,是為了顧櫻好。

他們隻想讓阿櫻忘記過去在東平伯府的苦難,平安喜樂的過日子,何苦再讓從前的恩怨,讓一個家支離破碎。

顧伯清一直安靜的垂著頭,雙眸盯著他前幾日才送到墓前的荷花,那束雙生並蒂蓮已經呈現出一片枯黃景象,就好似埋在此處的人,一輩子冇有原諒他一樣。

他心中不知何種滋味兒,隻覺五臟六腑被狠狠捏了一把,疼痛異常。

顧櫻搖搖頭,毫不遲疑的下了命令,“不,現在就開棺。”

一聲令下,侍衛們拿著鐵鍬在夜色裡忙碌起來。

顧櫻又道,“燃起火把。”

眾人道,“是。”

很快,葉灼寧的棺槨一點一點在人前顯露,九九八十一根鎮魂釘釘在那烏木棺材上,密密麻麻,看得人頭皮發麻,寒毛直豎。

這一刻,所有人都怔住了,原先還不相信顧老夫人當真敢對葉家女兒做出這種事兒的秦氏和葉輕遲也沉下了臉色。

“豈有此理!”葉輕遲怒道,“顧家還有冇有王法了!”

此事若讓海州老宅知道,爺爺不是要被氣吐血?!

先前爺爺看在阿櫻的麵子上對顧家留情,果然還是葉家太仁慈了!

顧伯清雙目無神的看了一會兒,心臟似被一把利刀穿胸而過,痛得鮮血淋漓,好半天,他都無法動彈一步,隻覺得自己無顏再見灼灼。

顧櫻含淚看著那棺材,壓抑著哭聲,咬牙道,“來人,打開棺材!”

秦氏眼圈兒微紅,挽住顧櫻的手臂,“阿櫻,還是彆了吧……”

棺材都已經這樣了,這棺材裡,那一具枯骨看了不是平添憂傷麼?

顧櫻不理會,執意讓人將棺材打開。

十幾個火把圍攏過去,珍貴烏木製成的棺材蓋被人翻開放在一旁。

而那棺材裡的景象卻所有人瞳孔一縮,呼吸一滯。

顧櫻眼眶發緊,一顆心直接竄到了嗓子眼兒。

那棺材蓋底下,包括棺材裡,遍佈著無數道陳舊而又深淺不一的抓痕,經過十幾年歲月的洗禮,那些痕跡變得黑沉深邃。

可也能讓人看得出來,當初被裝進棺材裡的那個並未死去的人醒來時,看見自己被封在不見天日的黑暗裡有多絕望,多恐懼!

她一遍遍呼喊著救命,又因為窒息,不停的拍打抓撓著棺木,可冇人來救她,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

她冇有辦法,窮途末路,最後可憐的孤單的被憋死在棺材裡……在十幾年後,化成一具枯爛的白骨!-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