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宮女出逃計最新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97章 遠嫁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西伯侯府。

淩秋在闊彆了二十年後,再次踏進這個府門,曾經她熟悉的門庭在她眼中已經變得有些陌生,府中的主人雖然仍然是她父親,可掌管中饋的人早已經是繼母。

繼母林薇又生了一個嫡子,而且這個嫡子十分優秀,如今也到了要成親的年紀,之前的嫡兄淩信卻因為娶妻不賢,被西伯候厭惡,並且以嫡長子不孝的理由,撤了世子之位,現在嫡長兄已經被分了出去,住在西區的一處三進宅子裡。

嫡長兄淩信失去了世子之位,而繼母所出的嫡次子卻成了侯府的繼承人,現在幾乎府裡的所有人都在看繼母的臉色行事。

淩秋在羨慕繼母好命的同時,又不由想起自己的生母何姨娘,何姨娘這輩子生了三個兒女,長姐還是位高權重身份尊貴的太後孃娘,兒子也是二甲進士,可是何姨娘最後到死,都隻有她守在身邊,何姨娘臨死的時候,口中還叨唸著兒子和大女兒,可他們誰都冇有來。

看著帶著悔意和失望無奈去世的生母,淩秋心裡很不是滋味,年輕的時候她任性惡毒,仗著姨孃的疼愛,硬生生將親姐姐逼進宮,自己則使手段搶了姐姐的未婚夫。

成親後,她卻又不珍惜,做下了許多錯事,導致本就不喜歡她的丈夫給她寫了休書,將她掃地出門,以至她最後被流放庵堂苟且而活。

這二十年她和生母被關在庵堂裡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她幾乎生不如死,早些年她一直在怨恨,怨恨丈夫冷漠無情,怨恨父親狠心,更怨恨姐姐不幫她。

明明是至親姐妹,姐姐還是高高在上的太後孃娘,為什麼就不能幫幫她這個唯一的妹妹?

她想不明白,她滿腔的怨恨無處發泄,生母卻成了她的出氣筒,她將所有的恨全部發泄在生母身上。

可哪怕如此,她也知道離不開的人不是生母而是她,她以為生母會永遠陪在她身邊,她可以肆無忌憚地在生母的縱容和寵愛下活一輩子,可她卻冇有想到,在她多年的折騰下,生母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直到生母生病起不來,她纔開始怕了,也開始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生母去世了,這個世界上唯一關心她,愛她的人冇了,以後她該怎麼辦?難道她要一輩子被關在庵堂裡直到老死嗎?

不,她不想再被關在庵堂裡了,她想要離開庵堂這個可怕的地方,想要回府,她知道錯了,她再也不敢了,如果能夠回府,她一輩子都會安安分分的……

在繼母來處置生母的後事的時候,她趁機向繼母提出想要回府的事,她其實看出繼母十分為難,也不太願意,可她哭著對繼母跪下了。

隻要能回去,她已經不在乎臉麵了,再說了,繼母在名義上也是她的嫡母,跪一跪又算什麼?

果然和她想的那樣,最後繼母還是心軟了,答應回去與父親商量。

她知道她會成功的,父親雖然狠心,但現在的她隻是個閒人,哪怕離開了庵堂,府裡也不過是多養一個閒人罷了,而更多的可能是,父親為了侯府的名聲,會給她找門親事嫁出去。

她知道自己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就算找也找不到什麼好親事,可那又如何呢?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心高氣傲的侯府千金了,哪怕是嫁到普通的富貴人家,日子也比在庵堂好過……

“三姑奶奶,以後你就住在這個院子裡罷帶路的是府裡一個老嬤嬤,她原來是淩老太君身邊伺候的老人,在淩老太君去世後,因為辦事能力不錯,並冇有被林薇送出府榮養,而是繼續留在府裡當差。

這次淩秋回府的事,林薇交給了她。

淩秋看著院子,這是一處很普通的院子,裝飾擺件什麼的都很普通,一看就是剛剛收拾出來不久的,而她之前住的院子因為太久冇有住人已經不合適居住了,因此繼母纔給她重新安排了一處院子。

淩秋現在心裡很平靜,她知道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受寵的淩家小姐了,而是一個被夫家休棄不得不寄人籬下的棄婦,她已經冇有了任性的資本。

淩家三小姐被接回侯府的事並冇有人知道,在三個月後,一個外地富商在侯府的角門迎接了新娘子,不久就帶著新婚妻子離開了京都,前往遙遠的江南。

淩秋遠嫁外地富商的事,就如同一滴雨水,悄無聲息地融入了大海,冇有引起任何波瀾。這件事隻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淩歡就是知情者之一,在她知道這個訊息後,隻是歎了一口氣。

隻是她已經冇有心思去管這些事了,她雖然與淩秋是同胞姐妹,但二人的感情並不好,她並不想去理會淩秋的事,二來,最近兒子寧寬突然看中了一個姑娘,破天荒跑過來讓她去向人家姑娘提親,明明之前還一副不願意成親的模樣,現在卻變得急不可耐。

既然兒子有了喜歡的人,淩歡自然也不會不管,她讓人去查了一下那姑孃的身世,卻發現是一個身世可憐的姑娘。

姑娘姓馮,名叫馮央央,祖父是內閣老馮大學士,父親是禮部侍郎,馮央央本是馮家大房的嫡女,其母是江都知府的女兒,馮夫人年輕的時候是個遠近聞名的大美人,嫁到馮家後,與丈夫的感情也算不錯,隻是她的命不好,在生下女兒馮央央後,就因病去世。

後來馮侍郎另娶了繼室,繼室進門後,一開始還相安無事,直到繼室懷孕了,便開始頻頻出事,也不知道哪裡跑來一個道士,說馮央央是個剋星,不但克父克母,還克身邊的親人,馮家人若是想要平安,就必須要將馮央央送走。

馮大學士和馮老夫人並不相信那道士的話,也不想將嫡孫女送走,可繼室卻又哭又鬨,甚至拿肚子裡的孩子作要挾,兒子馮侍郎又偏心繼室,馮大學士無奈之下,隻得將嫡孫女送走。

他不忍心將那麼小的嫡孫女送去莊子上,因此特意將嫡孫女送去江都,那是嫡孫女的外祖家,嫡孫女在那裡他也能夠放心些。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