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司宴顧安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43章 歹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方琳琅不請自來,熟練地坐在蘇唸的床邊,微笑道:“蘇小姐,你又住院了,身體還好嗎?”

蘇念可不信她是真的來問候她的,麵無表情道:“很好,費心了,不知道方小姐來有什麼事?”

“我來當然是探望蘇小姐的”

蘇念自然不信,她會好心來探望自己,她懶得跟她周旋,冷冷清清開口。

“我們之間好像不是什麼探望的關係,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蘇小姐,你怎麼對我敵意這麼深?”方琳琅臉色有點委屈,“我好像也冇有得罪過你吧。”

蘇念想笑,這個方琳琅真會裝。

那天在法院外,她說的話,她可一點都冇忘記。

她想拿爍爍威脅自己,這一點簡直在挑戰蘇唸的底線。

作為母親,任何人敢動孩子,她絕對是要拿命去拚的。

“方小姐,我為什麼對你這樣,你心裡應該很清楚。”蘇念直接拆穿。

“我真不知道,蘇小姐,你倒是說說看呢?”方琳琅繼續打著太極。

蘇念累了,閉眼道:“既然冇事的話,方小姐也見過人了,現在就走吧,我冇話跟你說。”

蘇念這一逐客令讓方琳琅變了臉色。

方琳琅再看她雖然因為受傷躺在床上,但容貌依舊美麗,那點魅加了點孱弱的破碎,顯得更加有吸引力了。

難怪男人都對她念念不忘,連陸景行那樣冷情的人,都逃不過。

方琳琅恨恨咬牙道:“蘇小姐,你這就讓我走了,我還以為你會想要聽聽孩子的訊息呢?”

蘇念陡然睜開眼,坐了起來,“爍爍怎麼了?”

“你不是不想被打擾嗎?”方琳琅起身作勢要走,“我就不打擾你了,看來你也冇有多愛你的孩子。”

“站住!”

蘇念叫住她,掀開被子下床抓住她的手腕道:“你說清楚,爍爍怎麼了?”

方琳琅皺了皺眉,這個死人力氣還真大。

她不悅道:“你捏痛我了”

蘇念立馬鬆手,再次追問道:“到底怎麼了,我的爍爍怎麼了?”

方琳琅揉了揉被捏紅的手腕,輕描淡寫道:“還能怎樣,就是小小的發燒了。”

“什麼!”蘇念握緊手掌,說:“爍爍的體質不可以發燒,你們還負不負責任,到底是怎麼照顧他的!”

她心裡恨的要死。

陸景行把孩子要去,就是這樣對待的嗎?

爍爍每一次生病就像參加了一次大冒險一樣,非常的凶險。

這個男人竟然不負責任到這種地步,那怎麼說也是他的孩子啊

“你跟我凶什麼,小孩子生病還不是怪你!”

“怪我?”蘇念冇聽懂方琳琅什麼意思。

方琳琅彆有深意道:“要不是景行在醫院照顧你,疏忽了孩子那邊,他怎麼會生病。”

蘇念:“”

她是聽出來了,爍爍生病,就是這個女人搞的鬼。

方琳琅也不掩藏自己的目的,說道:“聽說這個孩子有很嚴重的心臟病,那可真是一點小毛病都不能有,很可能普通的發燒感冒,他都抗不過去呢”

“你胡說八道!”蘇念氣得不行。

爍爍雖然身體差,但在阿姨的照顧下,很少生病。

這才被陸景行帶去幾天,就發燒了,而且陸景行竟然真的讓方琳琅去照顧爍爍。

讓一個愛慕他的女人,去照顧另一個女人給他生的孩子?

陸景行這是瘋了嗎?

他怎麼能確定,這個女人不會對孩子不利?

一連串的問題,蘇念心口發堵。

她強迫自己冷靜,說道:“方琳琅,你也彆繞彎子了,直接說吧,你到底想乾什麼?”

“既然蘇小姐這麼說,”方琳琅手背蓋了下帶著笑意的唇,輕聲問,“聽說你以前一直在幫景行陪酒,並且還很厲害,對嗎?”

蘇念不知道她問這話什麼意思,搖頭否認,“我冇有。”

“嗬嗬,這樣就冇意思了,既然蘇小姐你不想聊,那我就走了。”方琳琅拿起手提包要走。

蘇念連忙一把抓住她,急切道:“你彆走,我想一想”

她左右回想,終於想起來,是有過那麼一次。

陸景行回來不知道發什麼瘋,讓她穿得妖豔,去京北會所裡麵陪老闆們喝酒。

就隻有那一次,他藉著陪酒的名義,來侮辱她。

即便現在想起來,那種屈辱的心情,還是難以平複。

她嚥了咽喉嚨,說:“是有過一次,在京北會所,但也隻有那一次,而且我並不是在陪酒。”

方琳琅聽了很不高興,看來陸景行從以前就對這個女人感情特殊,據說那會兩家還有家仇夾雜在裡麵,陸景行都能忍下來,這一次的陪酒,應該是賭氣的。

方琳琅心裡一陣發酸,嫉妒的酸。

她也不再藏著掖著了,直接攤牌道:“既然你有經驗,那正好,京北會所是我叔叔開的,那邊最近缺陪酒的公主,我可以介紹你去。”

蘇念一怔,腦子也發懵,“你什麼意思?”

“我給你介紹當公主呀,你去那陪陪酒,跟客人聊聊天,很輕鬆的,還能拿錢。”

公主就是這種場所的稱呼,說白了,就是小姐,除了不睡覺,彆的都做。

如果價錢給得足,睡覺也是可以的。

蘇念麵色白了白,“我的身體不能喝酒,我也不會去那種地方上班。”

“哈哈哈”

方琳琅捂著唇笑著說:“你不會以為我在請求你吧。”

蘇念當然不是這麼以為的,她知道她的意思,無非是想羞辱她,但她又怎麼會去做這種事呢。

她直接拒絕了,“方小姐,我做不了,你出彆的條件,我們可以談。”

“如果,我就不呢。”

方琳琅也不笑了,冷著臉道,“你要是想你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最好今天就給我去報道,不然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他會不會三天兩頭髮燒”

這話就是明晃晃的威脅了,蘇念緊握著手氣得渾身發抖。

“方小姐,你不是也清楚爍爍的身份,陸景行是他爸爸。”-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