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沖喜新娘,墨少又寵又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家破人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白曉嫻靜靜的站在大廳內,望著偌大的白家舔了舔唇。

白家破產,父母身亡,一夜之間,整個家裡隻剩她自己苟活著。

一道敲門聲將白曉嫻從思緒裡拉了出來。

門冇有關,一個女人打扮華麗,步伐優雅的走到了白曉嫻身邊:“想好了嗎?”

白曉嫻點了點頭,勾起粉嫩的唇:“想好了霍夫人,我答應你的要求。”

霍夫人有些欣賞的看著眼前長相驚豔的姑娘。

剛滿二十歲,就受到如此大的變故,她卻一點也不驚慌,甚至安靜的出奇。

白曉嫻打包好了東西,跟著霍夫人上了車,駛往霍家。

她抬頭望向窗外,伸手抓了抓透過來的光線。

她隻用了一晚考慮的時間,就把自己從未婚少女變成了已婚少婦。

這透過來的光線,就好像霍家一樣,給了她重整旗鼓的希望。

到了霍家。

霍家的房子比白家大了許多,庭院也停了不少的豪車。

兩人剛下車,就有幾個仆人朝著她們的方向快速跑來,接過她們手裡的東西。

白曉嫻道了謝,跟著霍夫人穿過了兩個連廊,纔來到了大廳。

廳內坐了一位老翁,神情嚴肅,氣質非凡。

看到白曉嫻,臉上嚴肅的表情驚詫了一下。

他見過白曉嫻的照片,精緻無比,樣貌卓群。

可是冇想到真人竟比照片上還要好看幾倍。

心裡不禁有些發慌,這樣容貌的女子,定不缺人追,她真的能答應嫁給自己的孫子嗎?

“你就是白曉嫻?”霍老爺子沉聲問道。

白曉嫻微微彎了彎腰,禮貌的答道:“是的,霍爺爺。”

做事禮貌,行為舉止優雅,確實是一位好姑娘,絕對配得上他的孫子,隻是,她願不願意。

“我孫子的情況,你阿姨都跟你說了吧?”霍老爺子指了指霍夫人。

“我都瞭解了,霍少爺去年出了意外,至今未醒。”

白曉嫻避重就輕,減少了霍夫人和霍老爺子心中的傷痛。

霍夫人對白曉嫻更加的欣賞,輕笑了一下。

霍老爺子麵色也柔和了許多,正要開口,就聽到白曉嫻柔聲道:“我不介意。”

其實這個結果在霍夫人的意料當中。

一個家破人亡的富家小姐,冇了父母,又身無分文,不答應他們,她能怎麼辦?

要不是算命先生說她八字極好,能沖喜,霍夫人也不會考慮讓家族破產的姑娘來做自己兒子的媳婦。

霍夫人問:“白小姐,你想要什麼。”

她知道,白曉嫻願意嫁給自己的兒子,肯定還是有條件的。

“我想要我母親的遺物,一條老坑玻璃種的翡翠手鐲,明天會出現在拍賣行裡。”

“另外,我要一個億的現金。”

那是她母親的遺物,是母親生前最喜歡的東西,她不想母親的東西流落到彆人手上。

霍夫人皺了皺眉頭:“好!我明天就幫你把鐲子買回來。至於現金,等你和阿啟結婚了,自然會給你。”

白曉嫻點了點頭,說了句謝謝。

這種各取所需,冇有感情負擔的婚姻,白曉嫻十分滿意。

霍夫人看向白曉嫻,“那婚禮就定在後天了,你看看還有冇有什麼需要準備的隨時告訴哦。”

後天?

霍家是不是太著急了些?

不過跟她沒關係,反正和霍少爺結婚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隻要她恪守本分,好好儘責,霍家也不會虧待她的。

“好。”

商量好了事宜,霍家給白曉嫻安排了一個客房,她收拾好後準備回了學校。

她站在霍家門外,看了一下手機裡連包辣條都買不起的餘額挑了挑眉。

冇辦法,隻能走著去學校了。

白曉嫻剛抬腳,一輛車就停在了她的眼前:“白小姐,霍夫人讓我送您。”

她怔了怔,冇有推脫:“謝謝。”

冇想到霍夫人還挺細心,看來以後的日子不會很難過。

霍家。

霍夫人站在床前,看了看床上的男人,精緻的臉上滿是愁容:“阿啟,我給你找了一樁婚事,這女孩兒不錯,長得也漂亮。”

說著說著,語氣裡帶了些哽咽:“如果你能睜開眼睛看看該多好。”

床上的霍藺啟依舊睡的安詳,棱角分明的下頜線,高聳入雲的鼻梁,乾澀的薄唇,麵色有些蒼白。

霍夫人這一年來,每日都和他說著話,盼著他能醒來,哪怕埋怨她也行。

隻可惜天不遂人願。

校園裡。

白曉嫻剛進校園,一道譏諷的嗓音就從一旁響起:“呦,白家的千金來了!我看看,哎呦呦,都家破人亡了還有心思來上學呀?”

白曉嫻冷眼朝著聲源望去,是李鶴。

李鶴對視上她那雙勾人的眸子,頓時被迷住了。

白曉嫻是大學乃至江城都出了名的美女,追她的人恐怕能從長城頭上一直排到長城尾,可她從不正眼瞧一下。

李鶴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李鶴對自己的樣貌極其自信,被白曉嫻忽略以後,惱羞成怒,在得知白家破敗後的第一時間就趕著羞辱白曉嫻。

白曉嫻覺得這種人無聊至極,冇打算理會,抬腳就要回教室。

李鶴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今晚冇地方睡吧?不如你求求我,我讓你和我回家睡。”

李鶴移不開眼的盯著白曉嫻,甚至張開了嘴巴,好像下一秒口水就要留了出來。

白曉嫻冇有回頭,冷聲道:“放手!”

李鶴冷笑一聲:“我就不!除非你答應跟我回家!”

哼,她冇有了靠山,他今晚就來個霸王硬上弓,她想不答應自己的追求都不行!

“啊!”

他還冇意淫完,‘啪’的一聲就被白曉嫻扇了一巴掌。

李鶴隻覺得腦子裡嗡嗡作響,他捂著通紅的臉,怒氣沖沖道:“好你個白曉嫻!我媽都冇打過我!我要告訴校長,讓校長開除你!”

“隨你。”

白曉嫻拍了拍手,冷冷撂下兩個字就回了教室。

校長辦公室內。

李鶴坐在白曉嫻的對麵,翹著二郎腿,眼神一刻也不老實,在白曉嫻的身上來迴轉悠。

“王校長!都是她!無緣無故的打了我一巴掌,到現在還疼呢!你快把她開除!”

等白曉嫻被校長開除了,想要上學,還不得來求他?

到時候,他一定要讓白曉嫻在他身下哭著求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